在路上

一个急急巴巴的,骇人的天使,风风火火地穿过马路,像云似的以极快的速度向我逼近,又像是传说中的穿尸衣的旅人,在平原上朝我扑来。

我看到了他那张疯狂消瘦的大脸和发亮的眼睛;我看到了他的翅膀;我看到了他那辆发射出千万道火焰光芒的旧汽车;我看到了地上一路上燃烧过后的痕迹;势不可挡地开出一条通道,穿过玉米地,穿过城市,焚毁桥梁,烧干了河流。

他像是来到西部的愤怒之神。我知道迪安又疯了。一切都完了。他身后的废墟还在冒烟。他再次向西越过呻吟的大陆,很快就要来到。我们赶紧替他做些准备。消息说他要开车送我去墨西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