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 and Power

According to the PMWB 2017 report, approximately 39% of product managers in China are female[1]. In terms of the level distribution of my former company, approximately 61% of associate product managers are female, yet only 21% of senior product managers (SPM) and 16% of product directors (PD) are females. Notably, there are also very few famous female product managers in the industry. The intervention of maternity and job duty changes are potential reasons for the steep decline in the percentage of female SPMs as well as PDs. 

Continue reading →

北京博物馆漫游指南 – 东城区篇

北京博物馆漫游指南 – 东城区篇

写在前面

  • 本来想把这两年在北京逛过的博物馆/古代建筑/美术馆放在一篇推送里,无奈写起来确实挺费时间。所以只能根据地理位置分篇放出
  • 评分/推荐的等级很大程度上基于作者个人的兴趣,作者已经尽量客观了..
  • 作者知识范围比较有限,指南里的错误或者疏漏,请一定不吝指出,非常感谢
Continue reading →

[第一弹]产品狗要读硕士,该读什么项目?

产品狗要读硕士,该读什么项目?

知乎上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回答是念心理学,念社会学etc..也有很多当了几年产品经理的同学去念了Information Science或者HCI。

可是!产品经理明明是一个整合型的工作,方法论上来讲,最大的竞争力是同时具有多个行业/学科的知识以及整合创新的能力。

Continue reading →

总结一下抢票和红包项目

红包和抢票项目分别是什么这里就暂且不表了,反正这个博客没人看,也没人在意我到底写了什么。说起来抢票项目一路执行下来,确实一地的鸡毛,最终的数据效果也欠佳。红包项目虽然目前还没有看到数据,但是单凭用户的热情我也知道数据效果大概会是怎么样所以我就先过来总结一下,反思一下哪些是问题,怎么优化;哪些是长处,怎么发扬–我真特么是个罗里吧嗦的人

Continue reading →

来说一下蓝信

先说说看为什么要有蓝信吧。

坊间传闻,敝数字公司作为BAT之外的第四大厂最有利的竞争者之一,常年用QQ交流工作,显然是不能够突出大厂B格的。加上多年前轰轰烈烈一举把数字拖上大厂平台的3Q大战,自然是更加不能再用鹅厂的东西了。

当然这都是我瞎说的,所谓的第四大厂,其实也是和清华北大之外中国排名第三的大学之争一样没有任何意义。那总而言之呢蓝信就这么出现了,在继Whatsapp和飞信之后成为了我厂官方交流工具。

蓝信作为一个IM的正常功能我就不多说了,毕竟大家发送文件的时候还是用网盘,发完重要消息之后还是会在微信上提醒一下对方查看一下蓝信的。作为数字公司的御用IM,他的特色功能是这样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