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

转自知乎日报

尼采有句话,是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 

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比克服困难的技能更重要的,是克服困难的动机。只要内心的火焰没有熄灭,哪怕寒风再凛烈,活着也是一件温暖的事情。幼年乃至童年教育所要做的,就是点燃孩子内心的火焰。教他们爱,教他们人生的美好,教他们希望,教他们世上各种知识的有趣。当他们拥有了对生命发自内心的热爱之后,再残酷的社会,也打不垮他们。 

如果不热爱生命,既然人生这么残酷,还活着干什么呢? 

我特别喜欢伯利克里在雅典阵亡将士葬礼上的演说: 

我们不花费时间来训练自己忍受那些尚未到来的痛苦,但是当我们真的遇到痛苦的时候,我们表现出我们自己正和那些经常受到严格训练的人一样勇敢。 

那么,为什么雅典人不像斯巴达人那样从小经受严酷的军事训练,却可以做到同样的勇敢?伯利克里认为,那是因为雅典是一个伟大的城邦,雅典人发自内心的热爱它: 

我们爱好美丽,但是没有因此而变得奢侈;我们爱好智慧,但是没有因此而变得柔弱。我们把财富当作可以适当利用的东西,而没有把它当作可以夸耀自己的本钱。至于贫穷,谁也不必以承认自己的贫穷为耻,真正的耻辱是为避免贫穷而不择手段。…… 

再者,在关于友谊的问题上……我们是独特的。当我们真正给予他人以恩惠时,我们不是因为考虑我们的得失才这样做的,而是由于我们的慷慨,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做而后悔。因此,如果把一切都联系起来考虑的话,我可以断言,我们的城邦是全希腊的学校…… 

这就是这些烈士为它慷慨而战、慷慨而死的一个城邦,因为他们只要想到丧失了这个城邦,就会不寒而栗。 

给孩子一个热爱生命的理由吧。 
查看知乎讨论 
我们应该严厉教育孩子吗? 

程大功, 一只想转行心理/教育行业的程序猿,求机会 
上周末,我去表姐家作客,她有个九岁的女儿,很喜欢我,因为我会带着她一起疯玩儿。那天晚上,我们在客厅聊天,旁边的小女孩儿吵着让我带她玩儿,被父母呵斥,只能无奈的自己在电脑上玩游戏。可她并未善罢甘休,一会儿把声音开得特别大,一会儿大声跟游戏中角色对话,她爸妈只能一次次斥责。 

当她又一次闹起来的时候,我坐到她身边,把她搂到怀里,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笑着说:“琪琪,舅舅知道你想和我玩儿,舅舅也很愿意带你玩儿。只是舅舅好久没见到爸爸妈妈了,想和他们说说话。再等一会,咱们聊完了,我就带你玩儿,好不好?”她点点头,我就摸了摸她的脑袋说“真乖”。 

此后,她一直乖乖地等到我们的谈话结束。 

我还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但一直很喜欢孩子,亲戚朋友家的孩子都爱跟我一起玩。我觉得孩子需要尊重,需要爱,需要关怀,需要温柔的对待。有人说如果讲道理讲不通,打骂或者严厉的威吓就是唯一的方法。其实并非如此。对孩子,讲道理有时是没用的,因为一个很小的孩子本身就缺乏逻辑和理解能力。所以, 能够打动孩子,说服孩子的,实际上是你对待她的态度,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这些,比话语的内容更重要。你在乎孩子的感受和愿望,孩子就会在乎你的感受和愿望。通情,才能达理。 


有人会说,那如果家长态度很棒,可孩子还是不听话,怎么办呢,总不能听之任之吧?我完全同意家长需要有原则,但原则并不一定要通过恐吓来实现(严厉就是一种恐吓)。@OursLeya 在答案里提到了他让孩子按时吃饭的方法,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回答 怎样才能讨人喜欢的同时做你自己? 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举了一个例子: 

曾在微博上看到有位妈妈,当女儿堵气要求她一定要给她买礼物时候,当女儿威胁她说”不给我买,我就不乖了!”的时候,她是这样回答的: 

“囡囡,即使你不乖,妈妈也爱你。” 

据说,孩子立刻就变得迟疑了,把张开的刺给收了起来。她不以敌意对抗敌意,而是温柔的坚持。这种态度让孩子明白,买不买东西与她爱不爱她无关,纯粹只是一件孤立的小事而已。许多时候,我们被拒绝时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那件事,而是觉得这种拒绝意味着对方不把我们放在心上。如果我们可以确定自己的安全和被爱,自然就不会为这种小事生气了。 

温柔的坚持,没有敌意的坚决,大概是应对与孩子的冲突的最好的方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