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逆流成河

走在校園的小徑上,陽光透過梧桐樹葉落下斑駁的影子。

仰頭望者,刺眼的陽光,照射我無力的青春。


她是如此稍縱即逝,他問我你怎麽會有那麽多的憂傷。
我亦不知,它如波濤般洶湧澎湃,無力抵擋。
或許青春就是和明媚的憂傷聯係在一起的,密不可分。
仿佛孿生兒缺一不可。
白襯衫是少年的,單車是少年的,校園是少年的,
原子筆是少年的,莉莉周是少年的……
我的少年…沒落在白磚墻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