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时光如流水,一晃一千八百多年过去了,曾经发生的事,却依然留在眼前,当年曹操与孙刘联军扎营在此,只隔这一条江。在那赤壁的水下,仍埋藏着无数忠骨。而那哗哗流水,似乎也在述说着这一切。

水是静止的,它留住了历史。孔明周瑜在此智斗,孔明巧借东风,欺曹操不懂水战之术,趁他人困马乏之际,一把火将魏军水师烧了个精光。曹操耐他无何,只得鸣金收兵,退了回去。至此三国割据形势才形成。这一切,都被水流记载,当作典故,留与后人评说:留在我们中间,任我们感慨。

水是流动的,它淌走了遗憾。孔明大败魏军,面对就要到手却又丢失的口边肥肉,不知在退军时这位称雄一世的奸雄作何感想?惋惜?遗憾?不服?还是惆怅?我无从得知。无论他曹操如何厉害,也败在了这赤水之上。也有杜牧为他鸣过不平。可是一切还是这样,随着那潺潺流水飘走,游走,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留住了历史,也流走了历史,这水究竟为何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