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无旁骛,是我在看《大家》栏目国学大师饶宗颐听到的。

他是国学领域真正的大师, 学贯中西, 博古通今。他与钱钟书先生并称为“南饶北钱”, 又与季羡林先生并称为“南饶北季”。

意外的,昨晚没有失眠。我一直说,我想过的是那种平和的、淡定的、从容的生活。可是事实上并不是,我一直左右摇摆,我某段时间可以很单纯的过我想过的生活,可是很快我又会陷入某种情结或者情绪中。

习惯性失眠已经很久了,可是昨晚我睡的很好很好。因为在这位年逾九十的老人的脸上,在他的谈话中我看到了我一直向往的平和与安宁。

我该做点什么了,是不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